搜索
028-84736787

关于佛学中的无我的相关讨论

  • 殡葬服务优势
  • 2021-03-14
  • 95人已阅读

虽然佛陀对修行的主体悬置不论,但“无我”的概念最符合佛陀“缘起性空”的伟大创见,也最具有科学精神,虽然佛陀那个年代,可能还没有科学这个概念。

“我”的概念,源于一种想象,既不是依托于某个肉身,也不是所谓的灵魂。理解这个问题,还是得回归“缘起性空”,我们都是由很多元素通过各种机缘暂时聚合,又终将消散的产物,不存在自性,也就没有客观存在的自我。

今天我们常说的自我,是文艺复兴核心思想,它把人从中世纪的神学枷锁下解放出来。不过,也是这个自我,又给人带上了一个新的枷锁,只是你浑然不知而已。很多人都在思考,我为谁活着,其实,你真的知道你是谁吗?

从书院一开始讲《左传》开始,我就学习到熊老师的方法论是还原经典的时空,看它在那个时间点要解决什么问题、有什么由来,随着社会发展、情景变迁,抽象出来的经典本身也由后人进行补丁和不断解读,两种力量作用下,出现经典不适配、难以理解就是必然了。今天讲到的“无我”就能很好的反应这个脉络。

天然的自我是大脑的幻想吗?

我认为是的,人们会朴素的把这个躯体、头脑中的“我的想法”当做是“我”,这就是大脑的预设系统程序。人们日常的行为和思想都是在有一个这样的我的前提下进行的。这就足以回答门卫的问题了。

但是佛学的无我或者哲学三问里的我是谁,就是对这个朴素的自然我进行的提问,也是各种思辨的开端和终极问题。其中,还有人是否具有自由意志的问题。

个人感觉是,烧脑又心累。偏偏知道了这个问题、还没找到让自己完全信服答案。痛并快乐着~继续学习呗~

另~熊老师和万老师在书院里的三次精彩问答之三“一个佛学问题”也就“无我”进行了讨论~角度新颖、场景设计十分有趣、你来我往相当精彩,欢迎大家去围观~

以为我存在的,不过是我执而已。我是意识的集合体,而意识是时空与环境的因缘和合。因为人不论男男女女,都不仅仅是他们自身;他们也是自己出生的乡土,学步的农场或城市公寓,儿时玩的游戏,私下听来的山海经,吃的饭食,上的学校,关心的运动,吟哦的诗章,和信仰的上帝。这一切东西把他们造成现在这样,而这些东西都不是道听途说就可以了解的,你非得和那些人生活过。要了解这些,你就得是这些。

贝克莱说:“存在就是被感知”。

我为什么能确认“我”的存在?因为“我”的存在被外物感知,与外物发生了作用和互动,而“我”所修行的,就是这个被外物感知着的我。

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思想实验:想一想,如果你依然能感受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但其他的人却无法感知你的存在,任你如何大喊大叫、任何努力都无法影响到别人,你还会确信自己的存在吗?这个情形,我们在梦中多少都经历过,试问梦中的你是真实的存在吗?那些自觉没有存在感的人,不就是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法引发别人的任何反应、丝毫不被关注才有这样的感觉的吗?

“缘起性空”中说,“我”是无常、无自性、诸要素因缘聚合的结果,但我们依然能被外界感知,也许佛陀能看到“所指的我”,无常变化;而凡夫俗子只能看到“能指的我”,具体实在。所以说,修行恰恰就是一个过程,是从理解常在到领悟无常的过程,而不是一个状态,不能因为没有具体而常在的我,就说对自我的修行是没有意义的。

人感知到自己的存在靠的是六觉,因为能看到自己,听到自己的声音,触碰到自己,关键是自己拥有自我意识,所以人会觉得“我”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因为人的细胞或一些聚集的消失无法用六觉感知到,所以普通人很难体会,没有意识。

但是人也不是绝对的无法体会“无我”,很多时候我们也会觉得我不再是我,比如岁月流逝,我们会说,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又比如学习或者经验提升后,也会说我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从前的我。

但是无论如何,想要普通人感受到我和无我,依靠的只能说看得见摸得着的知觉,一旦脱离这种设定,人就很难理解无我是什么状态。

虽然我的本质是“无我”,但并不表明我就没有存在过:从空间上来说,我总是要占有一定位置的;从时间上来讲,我在某一刹那总会留有印记。

所以,我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当然,对比宇宙的尺度,我是无常的,是业力主宰的,甚至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尘埃!因此"无我"才是我的本来面貌!

只因我們不能觉知到"我"是如何被建构出來的,才生活在"我"中。当我們觉知到"我"也是缘起时(見到因缘法一一见道时),关于"我"与"无我"的困惑也就消解了,《杂阿含经》296经中,佛陀说:多闻的圣弟子有了智慧見到了因缘法及缘生法,就没有了"我"过去是有是无,"我"过去是谁,"我"过去是干什么的问题了,也没有了"我"未來是有是无,"我"未來会成为谁,"我"未來会如何的困惑了,内心也就没了"我"此时此地有何意义,"我"从何來,"我"向何处去的犹豫了。佛法的核心只是见因缘法,佛言,若知缘起則知法性,若知法性則见如來。見因缘法即是見佛!如何見法呢?需于当下身心上艰难地修因缘观,修唯识观,修般若观才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