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028-84736787

对美女要视而不见,反倒对其屎尿津津乐道

  • 殡葬服务优势
  • 2021-04-16
  • 18人已阅读

对美女要视而不见,反倒对其屎尿津津乐道。放到现在,也许有人会说:这不是有病吗?佛陀的不净观,存在一些bug:

1.拆解的不彻底。把美女当成集合名词,拆解成各种器官和体液就戛然而止,但它们还可以继续拆分啊。不是说有地火水风四个基本元素吗,那就应该穷其究竟,拆到根子上。

2.空的不彻底。如果说五蕴皆空,美女带来的诱惑是虚幻,那么屎尿带来的感受不也是虚幻吗?佛陀的基本教义是缘起性空,《大智度论》的“五种不净相”处处着相,明明就是违反“诸法无我”的基本原则了。

屎尿丑恶与否,如果去问蛆虫,它们对屎尿的感受肯定与人大相径庭。人们看见喜欢的就说好,不喜欢的就心生厌恶,对事物的评价,经常存在双重标准。比如:金钱如粪土、朋友值千金。如果做个等价交换,不就是朋友如粪土吗?

也许,佛陀是想通过这种修行方法,让人先达到某个境界,就像山水的三重境界一样。

既然五蕴皆是空,又何来美与丑?所以丑陋只是我们的错觉。

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是圆寂或涅槃。修炼期间肯定要历经种种诱惑,而人的本性又是贪、嗔、痴。如何抵抗这些诱惑?

佛学的办法是:首先就是把美丽外表进行污名化(不净观),用厌恶感占据大脑的制高点;其次,不断虐待自己的身心,强化这些厌恶感;最后运用禅定模式,建立新的感知回路。

依我的感觉,屎尿是真的丑。美女也是真的美。

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我有眼识,还有人识。各种条件加上这三者缘起得到了丑或美的结果。在此时此刻它是真的。

可惜此时此刻不长久,各种条件有进有出,假设下一秒看到美女欺负了老人,瞬间又会觉得不美。屎尿用去施肥,瞬间又会觉得屎尿还是有可爱之处的。

结论:各种感觉,各种所见,都不可信,但又不可不信,要像吃饭一样信个七分饱,剩下三分留给下一个缘起的感觉。这样才能不被六根蒙蔽了心眼(一直都觉得美女是美的,一直都觉得屎尿是丑的。)

听到屎尿和各种体液是不净的这一点时确实让我有点困惑。在老师问出这个问题后我突然明白了我的困惑在何处。既然《心经》说“色即是空”,那么,屎尿和各种体液也应该是色蕴的一部分,本身就不应该有净与不净的区别,因为它们是空的。对于这点,佛陀的说法确实有自相矛盾的地方。

我倾向于认为,佛陀当然是知道“不净观”是有理论漏洞的。但佛陀考虑到在具体情境下实践理论的困难性,因此他选择渐进的方式。先修炼“不净观”,再逐步深入。最起码,“不净观”确实会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以上是我的猜测。

既然“五蕴皆空”,那么屎尿跟美女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都是由无序的原子构成的。既然可以把美女变成屎尿的混合体,那么也可以把屎尿变成美女的混合体,修行方法应该改过来,变成看到屎尿就开心。但是佛教讲求的是乐观厌世,尽然要厌世就只能对这个世界产生负面情感。

而从生命科学的角度解释,我们看到美女会兴奋是基因为了繁衍设定的程序,看到屎尿跟污秽会厌恶是因为里面有致命的细菌,是生物体长期跟微生物博弈演化出的一种反映策略,目的是让我们远离危险。所以屎尿的丑恶是大脑的错觉。是我们主观体验,不是客观事实。

上一讲中对中道的修行,只是排除法,就是不要处在常和断的极端,而这一讲的修行不净观,有了明确目的消色欲。

这里发现一个逻辑结构:先立因为所以,然后批判因为从而反对和消除所以。

如:之前,你是因为认为美女美,所以才有色欲;现在,我教你发现皮囊众秽,你就不会再有色欲。

这个逻辑成立的基础是,作为前提的因果是真实存在的,也许我是因为先有色欲食欲,才形成美丑感觉的。


对于采猎为生的古人,皮囊众秽应该是个大众常识,但似乎没有影响人类的繁衍;到了佛陀所处的农业时代,这种被很多人遗忘或无视的常识,很可能确实拥有不小的冲击力;但修行不净观最认真最频繁的,应该不是佛教学徒,而是现代的医学工作者,自从第一堂解剖课,他们就被训练的要自带X光机工作几十年的,但身边的医生朋友中有很多人变得不近美色,甚至不愿靠近亲朋好友吗?

不净观的效果,不是基于自身逻辑的正确,不是来自革囊众秽,而是不断重复的最后一句“我不要”,此前的部分只是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美丑净污都是价值判断,

一种来自生物演化形成的基因表现,大概率拥有更强生殖力的身体是美的,安全而高营养的食物是美的,而有可能带有传染病的躯体和排泄物,可能含有毒素的食物,都是危险的是丑的。这类美丑大多是全人类共通的。

一种是后天经历的记忆反射,与美好体验相伴的形象是美的,与痛苦恐惧相伴的形象是丑的。这类美丑是会因人而异的,其中也有一些与基因差异有关,比如香菜。

还有一种是后天学习形成的价值判断,能让大家喜欢我的形象是美的,会让人嫌弃我的形象是丑的,被认为会让人生病的或显得我懒惰愚蠢的环境,是脏的,反之是高雅洁净的。这种价值判断是会潮流而变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