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028-84736787

仪式感的需要,虽然仪式感也挺虚妄的,但是绝大多数人沉迷于此,佛说不立佛像也挡不住。

  • 丧葬习俗
  • 2021-04-19
  • 110人已阅读

破相的道理我能理顺,但正如咱们隔壁精英日课万老师讲的《懂的不一定信,信的不一定懂》,理性调动我理解了破相的逻辑,我却真的未必会去进行修行。当然,也更有可能是我以为我懂了,实际上还差得远。咱们进行了四分之一了,虽然已经在书院里欢脱地听过一遍讲,但依旧很期待接下来的文章。

我还真读完了全文的《金刚经》,中途没撂下。可把我厉害得叉会儿腰。今天突然想到,之所以一个道理反复说,也许跟“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有异曲同工之妙?反复说就入心了。

回到课后思考题,浅表的答案是:因为佛经的佛跟寺庙里的佛不是同一个,佛像是给来烧香礼拜的善男信女增加仪式感的。

深入思考一下,正因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又梦幻泡影,所以正在修行的人是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的,那么他们就需要有佛像、仪式等等作为工具辅助修行。正因为都没见到真相,假相无论什么方式都是一样的。烧香礼拜、和不烧香礼拜都是一样的。

寺庙里面有相可拜,应该是为了争取最广大的信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让人生“恭敬心”。信解行,是学佛的三个不同阶段,“信”是相信,最粗浅的阶段,为了让信众相信和恭敬,立相是一种手段。《维摩诘经》里面说“欲令入佛智,先以欲勾牵”就是这道理。

同时,在《金刚经》里面也说“若以相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得见如来”。由此可见,如果迷信佛法,不去了解理解,不去行动实践,以为以为有认主宰自己,这不是佛说的意思。佛法是“智”信之法,不是“迷”信之法。

为什么一方面佛经教人“破相”,一方面寺院里总是佛像林立,让善男信女烧香礼拜呢?

古印度修佛的大比丘小比丘都在精舍里学习佛法,有点像我们现在的社群。后佛法传播到了千家万户,也成为统治阶层管理的工具。在来佛寺烧香礼佛是对佛的尊敬,是百姓学佛的入门仪式,如今佛寺依然如此。堪破有为法,达到无为境地,许是一草一木皆可见拜,而破相后是不是就不会去寺院烧香拜佛了呢?不是,更应该随性才好。不然就又是入了着相了。

浅见。

今天的思考题,我觉得有几个方面吧

首先,仪式感的需要,虽然仪式感也挺虚妄的,但是绝大多数人沉迷于此,佛说不立佛像也挡不住。

第二,推广的需要,佛学那么好,但是纯理性,用口传心授的方式,就相当于教东西没个教材,总是不太对,所以还有的各种配套还得有。

第三,市场的需要,佛陀是那么有智慧的人,但是众生不是,佛陀的很多概念,不仅众生难以理解,就连很多聪明人也摸不清。但是,渴望解脱是普遍性的,所以佛像,烧香,甚至超度做法事,就应运而生,算是方便法门。

第四,破相的对象,破相需要有相可破,然而日常生活中那些相,我们都太投入了,难破,难练,佛像可以为一部分理解破相的人提供投射对象。

1、一种学说的传承,除了有思想内容,还应有形式甚至仪式作为媒介进行传递,以强化这种学说的独特性和优越性,更利于向众人宣传和传承。吸引到众多的教徒之后,就要对其修炼,以达到“破相”的目的。

2、世界上本来就有万事万物的相,人活在世上就要感受到各种各样相的诱惑,以佛相一种来吸引众人,摆脱其他万相的干扰也未尝不是一种近似“破相”之法。入了法门之后,就要深入的修炼“破除佛相的相”。前面说了如果连佛法都是虚妄,学佛还是有意义的——帮人破除妄念。佛相林立,本来是相,但能让人怀有恭敬之心,进入虔诚心境,从而进一步破除“相”的干扰,认识到世界的“真相”——即表相。

佛教本是一种相,不入此相,何来跳出六道轮回?

我觉得今天的思考题,可以用熊师的著作《思辨的禅趣》中的一个观点解释。“学术与大众永远是一对天敌”。高僧们从某种意义上是“学者”,他们在象牙塔中进行修行、研究佛法。而善男信女作为“大众”,他们并不需要了解高深的佛法,他们需要的只是仪式感与信仰。

佛学,让我们进去入理性思考。破相,就是让佛法进去自己的大脑深层,把它变为自己的快捷方式,此为修为。中国人烧香拜佛,在我看来有3个原因:1.寻找确定性。2.信佛,入佛教的沉默成本。3.既然破相的最终原因是提升自己,本质上就是找藏着很深的自己

学过一点形式逻辑的内容,形式逻辑有它的局限性,就是说一个问题必须在一个框框内,如果没个边界的话使用形式逻辑这个工具也就没了意义,破相就是打破这个框框,如果还想用人们都能理解的这个工具就又得找回这个框框,用相去解释去说明它。  希望自己能有更深层次的理解,我会好好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