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028-84736787

风为什么没把人吹散呢?

  • 殡葬服务优势
  • 2021-05-12
  • 48人已阅读

回答课后思考:

第一、既然极微不接触,我的拳头没有打到你,那么你的身体怎么会被打散成无数个极微呢?

第二、刹那不过一瞬间,上一刻、此刻和下一刻的你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你也许已经分散又重新聚合了,你不自知,我也没看到而已。

第三、风已经把你吹散了,又把你聚合了,一刹那的事,你我根本感觉不到。

我认为经常引用佛学经典的人是否真正参悟到了其真正含义很值得怀疑,也许只是觉得从字面意思适合抒发情感,显得伤春悲秋时更有档次吧?

不动你,你为什么没有分散呢?这个问题好难,想了很久。猜测可能是化学键把原子连接成稳定的分子,而分子间由于互相距离小,引力大于斥力。这个距离有一个临界点,当固体碎了,就是分子间距离超过了这个临界点。

风为什么没把人吹散呢?

因为目前有一股强大的因缘使人聚合着,风不足以撼动它。如果这些因缘散了,比如人死了,四大极微就散了。

《大毗婆沙论》提出的理论,在古代印度能被人接受吗?

多神、轮回的传统文化基础里,我觉得极微的这套包含着动态思辨的观念还是能有接受度的,比起完全的讲“无”,这套跟现代科学研究观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解释,应该更容易被人接受。

今天还想到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很多伟大的科学家们有宗教信仰,之前有的观点是说,因为他们研究后发展的规律太像奇迹了,所以信仰这是由神创造的世界。我觉得就“精妙的思辨”来讲,应该也有很多科学家皈依佛门吧?

正如水在不同状态下的变化一样,风能把你聚拢,而不是把你吹散,就是因缘的作用。不过因缘是有限度的,如果把你放在飓风肆虐的木星,你可能也就随风而散了。

《大毗婆沙论》提出这些惊世骇俗的理论,在古代印度可能真有人接受。熊老师说过,古代印度人的思辨趣味有点强烈,那么《大毗婆沙论》的存在,显然就是为了应对教派辩论的场面,如果没人信,这套理论就不会流传下来了。

总有人说,活在当下,按照佛学的理念,当下就是现在世,就是在当下这个“刹那”里的万事万物。看来,活在当下没有理论上的可行性,因为就连我重复这几个字的功夫,它就已经变成过去世了。

老师好!

今天讲解说:物质形态的变化多种多样,极微物质的根本性质不会发生改变。但极微不触的物质本质,会在因缘聚合的作用下不断生成、变化、各种物质聚合的不同形态。

“你打了我一拳,为什么没有把我打散成无数个极微呢?退一步说,就算不动你,我为什么没有分散呢?”

答案是:“身体是在极微物质因缘的聚合下,形成的一种叫做人的暂时稳定的物质形态”。客观上,“只要物理的力量足够强大,人这种由极微不触的物质构成的物质形态,是能被打散的,你不能把我打散,只是物理上的力量不够强大”。

“你不动我,我为什么没有分散?——因为物质因缘聚合的因缘作用,还没有达到让我物质分散的因缘条件。”

本节的两个思考题恐怕也是读者最困惑、最想问的问题。

问题一:

风的聚合与离散是有选择性的。对于河流、沙土、山川、云彩等非生命物质进行离散。对动植物等有生命的物质进行聚合。当生命走到尽头之后,也会进行离散。

这是按照本文逻辑牵强推测的。科学的解释是生命以负熵为生,抵抗热力学第二定律。

问题二:

无法接受。看看科学的发展史就知道了,思想过于超前会被认为是异端邪说,下场往往也很惨。

很难得的是,《大毗婆沙论》里讨论了诸多西方早期哲学家探讨的问题,具有一定哲科思维的萌芽,但由于没有字母语言作为逻辑思维的催生温床,只能限于感性与宏观层面的解释。

《大毗婆沙论》讲,变化是因缘的作用。我一拳打到你,你感到疼,这便是因缘起了作用。而你之所以没有散成一个个极微,是因为我这一拳带来的因缘,没有强烈到让你的那些极微就此分散的程度,也就是说,没有达到引起变化的程度。

同样的,我根本没有打你, 你也没有散成一个个极微,也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因缘,去引起你的分散。风虽然可以吹散,让你的极微在刹那间有一丝远离,但风的因缘也是不定的,它能吹散,也能吹拢。一个个刹那间因缘的来来往往,最终让你的那些极微保持在一起。假如你身上掉下来一块皮屑,那也是因缘积累到了,这一块极微的聚合,就与你远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