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028-84736787

仪式感的需要,虽然仪式感也挺虚妄的,但是绝大多数人沉迷于此,佛说不立佛像也挡不住。

破相的道理我能理顺,但正如咱们隔壁精英日课万老师讲的《懂的不一定信,信的不一定懂》,理性调动我理解了破相的逻辑,我却真的未必会去进行修行。当然,也更有可能是我以为我懂了,实际上还差得远。咱们进行了四分之一了,虽然已经在书院里欢脱地听过一遍讲,但依旧很期待接下来的文章。

心无义在生活中行得通吗

“心无义”教人不执着,虽不是正统佛教的理论,但产生于乱世,在乱世中给人以安慰,这不就是宗教存在的理由吗?只要他在人们失意寻求帮助时能给人安全感,俗人是不会去追本溯源去论证他到底错在哪里吧。

李白《行路难》三首3 | 高级版的酸葡萄心理

有一首古老的哥萨克民歌,唱的是三个青年来酒店喝酒。喝完酒以后,普鲁士青年付给银元,波兰青年付给金币,哥萨克青年不但不给钱,反而调戏老板娘说:“跟我回家吧,我们的日子不像你们这样,我们不用种、不用收、不用织也不用纺,只管逍遥浪荡。” 你也许会喜欢这个哥萨克青年,但你一定会做普鲁士或波兰青年那样的人